专访同济大学财经研究所所长石建勋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经济的发展对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2018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了新基建,而后官方会议、文件密集表态。进入2020年, 新基建热度不断上升,成为最受市场关注的建设热词。

2020年4月20日,在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官方首次明确了新基建范围,主要包括三方面: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和创新基础设施。

信息基础设施主要是指基于新一代信息技术演化生成的基础设施。如5G、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数据中心等;融合基础设施主要指深度应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支撑传统基础设施转型升级,进而形成的融合基础设施。如,智能交通基础设施等;创新基础设施主要是指支撑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属性的基础设施。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等。

对于新基建的内涵,石建勋认为,从目前圈定的范围来看,新基建三个方面都与科技创新密切相关,具有鲜明的科技特征和科技导向,尤其是将创新基础设施明确列入范围,更是凸显了科技创新在新基建中的特殊使命和重要地位。

石建勋教授是同济大学国家创新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财经研究所所长,上海市金融学会副会长。他表示,新基建赋能新经济,作为发展催化剂将逐渐显露头角,站上市场风口。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引领下,以5G基站、特高压、工业互联网等为代表的新基建新风口,正成为新经济重要增长点。

与传统基建相比,他认为,新基建的新主要表现在内容上增加了支撑高科技创新所必须的环境设施,尤其是数字基础设施,这是新基建最明显的新思路。新基建新在三个方面:一是建设领域新;二是投资方式新;三是发展内涵新。

他同时表示,新基建和老基建不是相互矛盾的,而是相互补充、互为条件和支撑的。从国家基建总体发展的大局看,需要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工程等老基建托底复苏,以新基建为主要推手,政策层可能将通过老基建复苏、新基建加力的双轮驱动的方式,来推动经济复苏和转型升级。

二是智能制造,因为5G全覆盖,应用场景非常方便,在人工智能应用、智能制造、生产一线的数字化应用等方面可能还将产生更广阔的应用前景。

三是线上服务、消费、线上娱乐和云端经济,传统企业需要开发一些新的营销模式、营销场景和应用场景,才能全面拥抱5G时代。

此外,他认为,未来十年,智能经济将成为中国经济的新标签。而新基建则是让智能经济火箭加速升空的燃料舱。新型的AI芯片,便捷高效的云服务,各种应用开发平台、开放的深度学习框架、通用人工智能算法等,正在成为这个时代新的基础设施,推进千行百业的智能化转型。

:2018年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新基建一词,随后在一系列会议与文件中被反复提到。您如何看待新基建的纳入范围?是否如市场所期待成为下一个风口?

石建勋: 从目前圈定的范围来看,新基建三个方面都与科技创新密切相关,具有鲜明的科技特征和科技导向,尤其是将创新基础设施明确列入范围,更是凸显了科技创新在新基建中的特殊使命和重要地位。创新基础设施与建设世界科技强国休戚相关。实现世界科技强国的目标,来不得半点虚假,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投入更多的资源,部署更好的设施。

无论是从现实还是未来分析,将创新基础设施纳入新基建范围会对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前沿科技探索、企业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国际科技合作等方面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从现实上看,新基建不仅意味着大规模的新投资,也意味着新经济。新基建赋能新经济,作为发展催化剂将逐渐显露头角,站上市场风口。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引领下,以5G基站、特高压、工业互联网等为代表的新基建新风口,正成为新经济重要增长点。

石建勋:新基建的建设将会带来两方面产业的发展:一是以信息产业为代表的数字化产业,例如5G的先期投入巨大,由于其技术特点,5G网络的全面建设将投入比3G、4G更多的资金,将会极大促进产业的巨大发展;另一方面,建立在新基建基础上的各国民经济相关产业,将在数字化的过程中,在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的实施和应用过程中,不断升级改造、优化提高,在提高产业效率、效益的同时,呈现出链式反应的新需求,这些需求的不断实现,将对GDP的增长产生明显的现实推进作用,进而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增长。

从技术的研发迭代,到商业模式的创新,都离不开创新环境的沃土。当前,微观的模式创新、中观的产业更迭、宏观的整体推进,正加速形成数字化赋能创新驱动的全链条、大生态。新基建与新经济企业相伴相生,具有更大的商业模式创新空间。新经济企业擅长商业模式创新,新型基础设施的运营也具备商业模式创新的基因,数字经济、云上办公、物联网、智能制造、云上娱乐消费等多种新场景应用的商业模式创新有无穷的想象空间。除了获得运营收益,新基建通过与新经济发展模式相结合,还可以大幅增加新型基础设施的投资收益。例如,通过将基础设施服务作为培育初创企业的股权投入,委托具有平台孵化能力的企业开展运营,将基础设施作为产业园的核心资产与专业机构共同建设产业园等,通过这些模式,新型基础设施可以获得更大的投资回报。

财经网:与老基建相比,今年启动的新基建,新在哪里?传统基建行业是否会受到冲击?或也有受益的可能?

石建勋:新基建的新,主要表现在内容上增加了支撑高科技创新所必须的环境设施,尤其是数字基础设施,不同于传统基建的铁公机,这是新基建最明显的新思路。新基建的出现使基础设施有传统与新型之分。与传统基建相比,新基建新在三个方面:

一是建设领域新。我国幅员辽阔,地形丰富,要想加快各地互联互通,首先需要传统基础设施建设,其次需要进一步实现信息和科技的互联互通,新基建在传统基建的基础上涉及到5G、特高压、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智能化领域,是投资领域的改革创新,预示着新的经济增长点。二是投资方式新。自PPP模式经历2018年规范发展年以来,项目质量和运作效率有了显著提升。新基建涉及的领域技术性强、专业性强,需要政府调动社会资本参与的积极性,引导专业人做专业事。因此,新基建投资方式上更倾向于规范运用PPP模式,提高建设效率,拓宽项目融资渠道。三是发展内涵新。如果说传统基建的重要内涵是补短板,那么新基建则是在补齐运输短板的基础上顺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寻找经济增长新动能,体现创新发展的理念。

新基建和老基建不是相互矛盾的,而是相互补充、互为条件和支撑的。从国家基建总体发展的大局看,需要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工程等老基建托底复苏,以新基建为主要推手,政策层可能将通过老基建复苏、新基建加力的双轮驱动的方式,来推动经济复苏和转型升级。从具体建设项目的需求来看,老基建需要新基建注入新内涵新活力和新的应用场景,新基建需要老基建的基础设施和工程建设队伍的支撑和广泛参与。

传统基础设施建设固然重要,但新基建是中国未来新的经济增长点,也是经济发展中最活跃、最具有生产力的要素,新基建将创造大量新的市场需求和新的岗位。从投资角度看,新基建将比老基建有更大的成长空间,更多的机会。新基建在发展过程中不要走老基建之路,要聚焦科技发展、高新产业,国家需要做更细化的规划和引导,以避免类似圈地热等问题的出现。

石建勋:前沿科技企业将成为新基建关键的建设者,一方面,前沿科技企业掌握了建设新基建设施的关键技术、产品和平台,另一方面,前沿科技企业同时也是新基建主要的用户,更加清楚新型基础设施的需求,可以将新基建的应用场景和需求更紧密地结合,通过迭代方式提升新型基础设施的能力。在新基建大背景下,对BAT这样的互联网前沿科技企业的机遇,新基建自然会拓展他们的应用范围,特别是运用场景会变得更加广阔。以没有WiFi信号偏远地区为例,如果实现5G网络的广泛覆盖,那么三个前沿科技企业的应用的场景和用户人数,用户的拓展领域范围将变得更广。而在未来的智能制造,物联网,自动驾驶,人工智能,智慧医疗等方面,如果能借助新基建所带来的增长新动能,头部企业将会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机会。

对于传统行业来讲,新基建将带来三方面影响,第一个是物联网,以物联网为代表的物流,将变得更加方便快捷;第二个是智能制造,因为5G全覆盖,应用场景非常方便,在人工智能应用,智能制造,生产一线的数字化应用等方面可能还将产生更广阔的应用前景。第三个是线上服务、消费,线上娱乐和云端经济,传统企业需要开发一些新的营销模式、营销场景和应用场景,这样传统企业才能全面拥抱5G时代。

财经网: 新基建作为新兴产业,将为产业转型升级提供动能,也会带来新一轮市场的爆发亦或是新一轮行业洗牌,如何应对这些变化?未来产业企业转型的主要方向是?

石建勋:新基建是面向未来的、具有前瞻性的布局。当前,数字经济正在进化到以人工智能为核心驱动力的智能经济新阶段,与之相适应的新基础设施同样需要国家牵头来投资、建设和协同。智能经济基础建设的水平,决定了中国在新一波技术红利的全球格局中,能否占据到更有利的位置。

新基建包括十分重要的软平台应用场景的拓展。电商平台、移动支付、快递物流等软平台已经成为了新经济以及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的基础设施。支付宝在3月10日宣布要打造服务业数字化的新基建,从金融支付平台正式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电商、支付、直播、物流等基于互联网基础设施发展起来的新业态已经成为了与硬设施相伴相生的软平台,共同支撑新经济的发展,成为新基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应该用更广阔的视野认识新基建的内涵,除了5G、数据中心等硬设施,新的软平台,包括高精度地图、智能云服务、城市数据平台等都应该被视为关键性的新基建。

新基建为前沿科技企业深度参与拓展了广阔市场空间。新基建发迹于科技端,建设新基建需要相当高的科技能力,同时伴随高强度的研发创新过程,前沿科技企业将会成为新基建的关键参与者。例如,在数据中心领域,随着对数据中心要求不断提高,传统的标准化数据中心待建模式已经难以满足BAT等互联网龙头高端需求,近年来互联网龙头企业纷纷转向用自建模式建设高性能的数据中心,将自有的技术和场景经验融入其中。近年来,百度在山西阳泉自建超过25万台规模的数据中心,阿里云在广东河源自建超过30万台规模的数据中心,腾讯在扬州仪征自建超过30万台规模的数据中心。

新基建带来的场景应用拓展为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新动能、新平台和新应用。场景是新经济的高效应用中心和创新中心,为企业爆发式成长提供重要引擎,为新兴产业生态的形成提供凝合剂。建议用场景思维谋划新基建项目,把基础设施转变成为支撑企业新产品研发、展示能力、获得启动市场的场景平台,通过高质量的场景供给吸引和培育新经济企业。应当依托基础设施提供测试场,为新技术、新产品提供基础环境和验证环境;根据企业的创新需求,挖掘城市管理、产业升级的需求,结合基础设施设计创新的场景方案,与科技企业共同建设新场景;以5G、工业互联网等基础设施为基础,系统包装本地企业的新技术、新产品,整合打包,推出有城市特色的城市方案,推动企业整体走出去。通过一系列的场景组合拳,吸引、培育新经济企业,充分发挥新基建的创新价值。

财经网: 新基建在重要的窗口期,会对您熟悉的机械领域带来怎样的挑战?新基建与传统机械制造业如何更好融合?

石建勋:新基建对传统制造业来说,既是挑战也是难得的发展机遇,有助于加快传统制造业企业数字化转型进程。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信息处理技术的应用和发展为传统制造业的应用技术场景革命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是制造技术升级和新型业务发展的关键驱动力。制造业企业借助新基建,可吸收数字化时代赋予的科技力量,充分释放产业互联网的连接、融合、共享价值,在推进企业转型的同时助推行业转型,顺应新时代发展步伐。制造企业通过工业全要素、全价值链和全产业链的连接、解耦和重构,实现对企业成本、质量、效益的优化和新技术、新产品、商业新模式的培育,提高精细化运营和精益化管理水平,做好与数字经济、实体经济融合的远期布局,实现科技创新与产业升级相互促进。

从技术视角看,工业互联网是新基建的牛鼻子,从5G、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到工业互联网,这几个概念不是割裂的,而是环环相扣的,构成了数据采集、传输、计算、分析、应用的数据闭环,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的关键是要实现这些技术的群体性突破和协同性创新。从业务视角看,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落地要坚持分业施策、需求牵引、场景驱动,围绕行业数字化转型趋势,找到传统产业上线上云的牛鼻子,实现业务和价值的闭环,以及业务和技术的闭环。

另外,要注意的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必须从价值、技术、业务三个视角统筹考虑,其中,价值重构是逻辑起点,技术支撑是工具,业务落地是内核,要以价值重构为主线,坚持技术支撑和业务落地双轮驱动,实现技术和业务双向迭代。

财经网: 新基建成为当前A股市场上的一个热点词汇。全国各地针对新基建投资与建设的相关政策也逐步落地,面对利好的频频释放,投资者该如何把握其中的投资机会?

石建勋:对于A股市场而言,在鼓励科技创新的社会背景下,以新基建为代表的科技股行情仍被市场看好。近期,二级市场中围绕新基建概念板块的投资热点不断,相关个股交投颇为活跃,新基建无疑成为了近期A股市场的焦点。

与传统基建相比,新型基建的未来增长空间较大,并且投入产出效率较高。新基建因其战略地位和相对较高的投资回报率将吸引更多资本加持,全面复工复产后网络建设的陆续推进有望给5G、云计算、工业互联网等产业链带来更多业绩支撑,也将进一步彰显投资价值。

不难发现,新基建包含的领域与上交所科创板重点支持的6大产业(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较为契合。不过,高估值是当前新基建投资主题的潜在风险。新基建概念股前期涨幅过大,目前正处于深度调整中,市场情绪因素对科技成长股的推动高点或已经过去,投资者应更多关注业绩因素带来的板块行情机会。经过深度调整,新基建概念股还将会有一个较长时期的活跃表现行情,大家要有耐心和信心。

石建勋: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引领下,以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为代表的新基建站上风口,正在成为新经济重要增长点。新基建将会催生许多具有爆发力的新赛道,例如短视频、直播电商、新文创品牌,应当积极的跟踪并快速布局。应重点培育拥有创造改变世界场景能力的高成长性潜力企业,通过联合创新、外部资源对接等方式,帮助企业加速技术和模式的创新。

未来十年,智能经济将成为中国经济的新标签。而新基建则是让智能经济火箭加速升空的燃料舱。新型的AI芯片,便捷高效的云服务,各种应用开发平台、开放的深度学习框架、通用人工智能算法等,正在成为这个时代新的基础设施,推进千行百业的智能化转型。尤其在智能交通、智能城市等领域,需要技术创新与基础设施有更好的协同,新基建也将发挥出更大的推动力。

Copyright © 2014-2018 宁波温莱婚纱摄影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1934876